专业频道:
中国贵金属冶炼厂的新商机
发表时间:2020-07-10 10:13 浏览次数:551

        19世纪上半叶,瑞士还是一个农牧业国家。作为夹在欧洲大陆列强中的小国,瑞士聪明地选择了作为中立国家,不选边,不站队,只挣钱。这使得瑞士在二战期间,成为欧洲参战各国资金、人才的避难首选地。当时,交战双方国家的很多人都把自己的金银细软存在瑞士银行。二战结束后,很多存款人都失去了联系,这一大笔钱的归宿至今仍是个谜团。有种说法就是瑞士的第一桶金就来源于此。
        二战结束后,尝到甜头的瑞士银行对全球客户仍然实行“友好”政策,从来不问客户钱的来源,还为客户身份保密,监管部门也没有查询客户账户的权力,从而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来瑞士银行存款,瑞士银行也成为一些非法资金的最佳存储地。
        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世界各国金融当局之间日益加强合作关系,以应对恐怖组织、非法组织的洗钱活动,瑞士银行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来自于监管部门的压力,最终不得不做出妥协,在必要的时候,银行的全球客户信息向司法部门报告。
        瑞士黄金精炼行业爆雷
        但瑞士不仅仅是银行这一领域被监管部门盯上。最近,瑞士的黄金精炼行业,又成为一个爆雷的地方。
        虽然缺乏贵金属矿山资源,但得益于其传统的钟表产业对于金银的长期需要,瑞士与伦敦在贵金属业务方面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瑞士贵金属精炼产业不但有较长的历史,而且技术及产能都在全球排名前列。据统计,瑞士贵金属冶炼业年平均产值高达600亿至900亿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4364亿至6546亿元)。
        瑞士三大精炼厂原料来源主要有两类:一是国外矿山贵金属精粉出口瑞士精炼厂;二是伦敦本地合格交割清单里的400盎司大金条出口到瑞士,经熔炼转换成千克金条。瑞士贵金属精炼厂的产品除少部分供应其国内钟表行业外,大部分用来出口。其中印度、中国等亚洲地区和国家是其主要出口目的地。2015年7月27日,印度最大的黄金珠宝铸造销售公司拉加什公司(Rajesh Exports LTD),以4亿美元收购了瑞士三大精炼厂之一的瓦尔坎比(Valcamib SA),瑞士出口印度黄金的渠道更加顺畅。
        尽管瑞士黄金出口产业风生水起,但瑞士从其他国家和地区进口的贵金属精粉来源近年来却一直遭受有关各方质疑。
        在全球各地的贵金属矿山,有些属于非法采矿;有些发生冲突地区的矿山被非法组织控制,产品销售所得成为其非法活动的资金来源。为打击这一带血的供应链,成立于1961年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出台了《尽职调查指南》。该指南的其中一个职能就是监督冶炼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确保自己供应链中没有冲突矿产。此外,美国的《多德弗兰克法案》(第1502节)和欧盟《无冲突矿产条例》要求在供应链中进行尽职调查,以确保黄金开采和生产不会为非法分子提供资金支持。
        为配合OECD的工作,世界黄金协会开发了《非冲突黄金标准》;作为全球最大黄金市场管理者的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开发了《负责任采购计划》并在《合格交割清单》的精炼企业中强制推行,以监督企业在高风险地区采购矿产时可能出现的违规行为。
       中国精炼行业机会来了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个别贸易商通过瞒天过海的办法,把来自冲突地区的贵金属精粉通过第三国出口到瑞士,从而增加了监管机构追踪金精粉来源的难度。还有贸易商把合法精粉与非法渠道购得的精粉,混在一起蒙混过关。此外,瑞士海关一个监管漏洞是把运往银行的黄金和运送到精炼厂的金精粉混为一谈,也增加了监管机构执法的难度。
        瑞士贵金属精炼产业非法精粉事件被曝光后,精炼厂面对国内监管机构和舆论的压力。作为OECD成员国的瑞士,其精炼厂也面临OECD的严格追查,调查结果落实锤后,精炼产业也将面临严厉的处罚。
        一小部分供应商的违法,影响的是瑞士精炼厂这一供应链上的所有相关人,更多的合法贵金属精粉供应商也势必被牵连,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精粉出口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中国国内的精炼行业来说,又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这些年来,精粉进口占中国冶炼产业原料中的权重越来越大。中国冶炼厂商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大力开拓南美市场,与合法精粉供应商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巩固贵金属精粉进口渠道,保证未来原料的稳定供应。
            来源:中国黄金网    编辑: 黄左
 

搜索添加“安泰科研究”微信公众号,免费获取金属报价、热点资讯、独家分析观点
相关信息
国内市场行情
国际市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