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分化仍将持续
发表时间:2018-07-12 11:07 浏览次数:176
   自从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内的全球主要央行都在实施宽松货币政策,但随着政策空间受限与负面效应逐步显现,反对或反思声音开始逐步上升。近年来,世界经济逐步复苏和回暖,各国央行都在计划逐步撤出他们花了10年注入全球经济以应对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余波的廉价资金,全球经济正处在流动性的拐点上。但由于当前全球经济复苏过程中还存在着一定的不平衡,各国对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推进仍存在明显差异。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开始逐步收紧货币,而另一些国家和地区却继续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今年已经加息两次的美联储无疑走在全球货币紧缩的最前端。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经济已进入新一轮的内生性的正循环。在各项政策的刺激下,目前美国已进入充分就业状态,失业率徘徊在历史低位。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LS)上周五公布的报告显示,今年6月份,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达21.3万人,平均时薪同比增长2.7%,超出经济学家此前的预期。不仅如此,在劳动力市场持续走强的同时,美国的通胀率也达到了2%的目标。在持续向好的经济形势下,美联储官员对今年联邦基金利率预测的中位值为2.4%。经过今年3月和6月两次加息之后,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为1.91%。这意味着,今年还将有两次加息。此外,美联储点阵图给出的2019年联邦基金目标利率预测值是2.9%,2020年是3.4%,这意味着美联储在今年加息4次的基础上,明后两年还会分别加息两次。美联储加息的步伐明显在加快。
  相较于美联储强烈的“鹰”派气息,欧洲央行在加息方面的立场则要比市场预期的更加温和。今年以来,尽管欧元区的经济仍保持增长,但围绕经济增长前景的不确定性正在上升。一方面,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可能再度引爆债务违约风险;另一方面,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和油价上涨等因素也增加了欧洲经济的下行风险。为避免欧债危机再度上演,欧洲央行认为,目前的政策利率将至少维持至2019年夏天,并暗示若有必要,欧洲央行可能延长QE时间。也就是说加息至少要等到明年下半年,这晚于最早于明年二季度开始加息的市场预期。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表示,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会耐心确定第一次加息的时间点,此后将采取逐步加息的做法。
  尽管欧、美都已迈上了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但日本始终对收紧货币政策表现得很犹豫。这与近期日本一系列疲软的经济数据不无关系。今年一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年率仍下滑0.6%与初值相同,终结了日本经济连续8个季度的增长。如果再出现一个季度的萎缩,则将符合经济衰退的技术定义,日本自1980年泡沫经济以来的最长增长期可能会戛然而止。加之近期公布的4月日本家庭支出数据意外回落、5月服务业订单疲弱、4月核心CPI同比增幅较前值回落0.2个百分点,加大了日本经济在本季度陷入衰退的可能性。但如果日本国内需求指标在6月底之前得不到改善,那么,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就会升高,届时日本可能会更加需要货币政策的刺激。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让日本距离实现2%通胀目标越来越远,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似乎成为了日本央行的唯一选择。
  总体而言,当前全球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的根本原因,在于各个国家与地区经济复苏的程度不同。在强劲的经济基本面支撑下,至今已完成了7次加息的美联储,未来仍将在货币政策正常化道路上一马当先;而受限于地缘政治及贸易风险上升,欧洲货币政策还未开始紧缩,不过逐渐转向紧缩的趋势是明确的,但其开始时间可能将晚于市场预期;日本受经济数据下行及通胀疲软拖累,货币政策将继续维持宽松。全球央行货币政策逐渐分化的格局仍将持续。
            来源:金融时报    编辑: 黄左
搜索添加“安泰科信息”微信公众号,免费获取金属报价、热点资讯、独家分析观点
相关信息
国内市场行情
国际市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