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期货"试点纷落地 创新模式同时"披荆斩棘"
发表时间:2017-12-07 14:14 浏览次数:371
  2017年12月1日-3日,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召开,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表示,“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已经逐渐落地,数量与覆盖面逐步扩大,2017年以来,大商所有32个项目获批立项,支持资金近7000万元。在“保险+期货”试点工作积极推动的大环境下,险企与期货公司在逐步创新,多层次推出保险产品,同时与银行合作,打造“保险+期货+银行”新模式,从多方面保障农户权益。但不能忽视的是,新项目的推行面临着保险费率高,资金缺口大等障碍,需要保险业与期货公司进一步优化、改进合作模式,助推试点运行。
  “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积极推进,农户、保险公司、期货公司形成交易闭环
  不止大商所,近期多家商品交易所在“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推进工作取得进展,比如郑州商品交易所,数据显示,今年来郑商所支持建设24个试点项目,覆盖5个省(区),计划支持资金约2000万元,目前已有三个棉花试点触发保险理赔,预计赔付金额100万元。
  在2016年,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和中央“一号文件”分别提出要“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的内容以后,今年中央的“一号文件”再次强调要以“保险+期货”为工具服务“三农”,推进精准扶贫。在此背景下,“保险+期货”试点工作加速推进。
  具体来看,最近关于“保险+理赔”试点项目落地的消息频频发布。11月30日,云南省人保财险通过开展的天然橡胶“保险+期货”精准扶贫试点项目对200户胶农理赔26.7万元,参保胶农人均获得赔偿1335元;中煤保险也在近日通过“保险+期货”的模式推出鸡蛋价格指数保险,为山西省大山禽业有限公司提供了80万元的鸡蛋价格风险保障;上海期货交易所与太平洋(行情601099,诊股)财险、安心农保合作,在普洱市4县落地实施“保险+期货”项目,总保费规模330万元,承保香蕉4.4万亩,帮扶农户1600余户;11月,海通期货与中国人保承办的隆安县白糖“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也顺利推进。
  从目前落地的“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来看,主要是价格保险产品、场内期货与场外期权的结合。其运作模式主要为,首先期货公司与保险公司以商品期货交易所公布的价格为基础,设计保险产品,随后投保人购入保险公司相关产品价格保险,保险公司则通过期货公司买入看跌期权,进行再保险。当保险期内产品平均价格低于保险约定价格时,按照保险条款,期货公司对保险公司进行资金赔付,投保人则通过保险公司获得赔付。
  举例来说,据介绍,大山禽业购买中煤保险的鸡蛋价格保险,承保价以11月10日签约前一天的鸡蛋期货1801合约8.84元/公斤的收盘价格计算,在一个月的保险期内,如果鸡蛋价格跌破8.84元/公斤的计算价格,中煤保险将按照保单约定向大山禽业进行赔付。在大山禽业向中煤集团投保的同时,中煤集团通过支付权利金买入格林大华资本管理公司的看跌期权,来应其可能面对的鸡蛋价格下降的赔付风险。格林大华则通过期货市场交易分散损失,相当于为中煤集团负担了“再保险”的功能。
  “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依托保险为纽带,将分散的农户与期货市场联系起来,通过推行“保险+期货”模式,一方面能够帮助农户及企业规避潜在风险,稳定收入,另一方面,险企通过进行购买期货公司的看跌期权产品进行“再保险”,能够对冲赔付风险,与此同时,期货公司通过在期货市场交易转移和化解市场价格风险。推动“保险+期货”项目落地,有助于三方主体形成共同受益的交易闭环。
  试点项目创新,与商业银行合作开启“保险+期货+银行”新模式
  据了解,“保险+期货”的运行模式是一种市场化利益补偿机制,发挥市场价格引导生产、调节供求的作用,在通过市场化手段稳定农户收入的同时,也保障农业产业化持续健康的发展,同时依托期权市场给保险资金提供风险对冲渠道。
  随着“保险+期货”模式推动,试点项目开始呈现多元化发展,不仅包括产品价格保险,还增加了“收入险”等保障产品,保障方式也更加多样,通过拓展销售渠道、依托银行向农户放贷等多种方式保障农户及企业的权益。
  从保险内容来看,目前的“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主要依托产品价格保险,然而,产品价格保险并非万能,在出现自然灾害等原因造成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000061,股吧)大幅减产的时候,会出现产品价格高,但产量相对较低,农户收入也相对削减的现象。在此前提下,“收入险”作为价格产品保险的补充强化了对于农户的收入保障。收入险具体承保模式为,农户通过购买险企的收入险来保障预期收入,即当其实际收入低于预期收入时,险企赔付农户收入的差额部分,与产品价格保险在不同层次共同保障农户需求。据了解,大商所今年的32个“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中,有9个试点就采取了“收入险”模式。
  推动“保险+期货”模式发展,险企不再仅仅是被动赔付“看天吃饭”,而是积极打通农业产品销售渠道,稳定农户收入,实现在保障农户收入的同时也稳定险企收入的目的。举例来说,南华期货与阳光农业相互险在黑龙江合作开展了“大豆收入险”项目,同时引入了大豆压榨企业九三集团,企业承诺对于投保的品种,农民可以自主选择售粮的时机和价位,同时企业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操作,分散风险。
  引入商业银行也是目前“保险+期货”项目推行的延伸探索,试点项目通过与商业银行合作,升级为“保险+期货+银行”模式,向有融资需求的农户发放贷款。比如华信期货和中华联合财险在辽宁合作开展的“玉米收入险”试点项目,引入了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601988,股吧)辽宁省分行,为农户提供信贷服务。据了解,其操作模式为,农户购买相关保险,收入得到保障,从而使得其信用水平提升,而银行通过信用评估对有融资需求的农户发放贷款,解决其资金问题。
  试点推动风险难规避,应降低保险费率,提供个性化产品服务
  虽然“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持续推进,多层次、多方式的服务农户权益,建立风险转移链条,但新模式的推动难以避免一系列的障碍和难点。
  据了解,试点补贴杯水车薪,资金存在缺口是目前“保险+期货”模式推进的主要障碍。据了解,试点项目在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省、县,农户投保压力较大,而农业部及交易所的试点补贴相对不足,难以覆盖试点。再加上农户对于使用金融工具保障收益的意识还较为薄弱,造成试点工作推进缓慢。
  保费高昂同样是试点工作推进的主要障碍,据了解,国内目前相关保险费率较国际均价偏高,造成农户投保成本过大,降低了农户的参与度。据了解,目前风险对冲工具和场所较为单一,许多农副产品暂时未推出场内期权,险企与期货公司进行场外期权交易后承担的价格波动风险只能借由期货对冲交易进行分散,而这一方法存在较高的手续费支出和资金成本,导致保费居高不下。
  信用风险问题也是目前险企对“保险+期货”这一模式推进存在忧虑的主要原因。据相关从业人士分析,由于保险公司对期权产品还不够熟悉,以及险企与期货子公司体量的不对称,导致险企对期货子公司卖出期权后的兑付能力存疑,从而影响承保规模。此外,试点推行还存在保监会审批项目周期较长、专业人才缺乏等问题。
  在“保险+期货”模式推行存在障碍的环境下,优化“保险+期货”模式,促进模式灵活运转是项目落地并稳步推进的前提。
  针对推进“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全面健康推进,业内多位专家提出相关建议,主要包括降低保险费率、优化项目运行结构以及增强产品设计灵活性三个方面。
  首先,长江期货董事长谭显荣提出,通过各种途径降低试点保险费率是项目落地的基础。降低保险费率的方式主要有补足缺位的场内期权、吸纳专业人士以及降低销售环节成本以及促进期货公司与保险公司的互通有无,普及各自的专业知识等。与此同时,有专业人士表示,“如果要在不增加农户负担的前提下通过更大覆盖面、更广数量级的试点测试模式运行效果,还需要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层面像现在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补贴一样的大力支持” 。
  从试点项目运行结构来看,在建立试点常规统筹机制的基础上开通绿色审批通道,将有利于缩短试点承保周期,摸索试点可复制性和持续性,帮助险企与期货公司及时跟进市场。同时丰富市场风险管理手段,通过多种途径将价格风险通过期权交易转移分散。
  此外,从产品角度来说,郑商所专家建议,应加快完善产品品种体系,增强“保险+期货”产品设计的灵活性,探索引入收入保险、美式期权(保险)、阶梯型期权(保险)等更加灵活的保险产品,从而满足不同地区农户的个性化需求、提高险企与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的能力。
    来源:蓝鲸新闻    编辑:杨珺婷
搜索添加“安泰科信息”微信公众号,免费获取金属报价、热点资讯、独家分析观点
相关信息
国内市场行情
国际市场行情